当前位置:88读书网 > 游戏竞技 > 一剑超游 > 第二十四章 东泽乡的往事(二)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二十四章 东泽乡的往事(二)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它在观察。

    它擅长观察,就像日复一日观察那个村落一样。

    它见过wú máo猴圈养牲畜,然后吃掉,它在想,是不是……

    它在屋子里,把自己藏得严严实实的,肚子饿了,才去桌子上拿吃的,这不是屈服,不吃东西就会死,它很清楚。

    屋外传来动静,它害怕地抱起了脑袋……

    “猴子需要穿衣服吗?”

    夏侯石英一脸费解。

    云萝芙拿着小衣裳,展开打量着,脸上美滋滋地,听他发问,淡淡道:“你需要穿衣服吗?”

    “猴子有毛,不穿衣服,毛就是衣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身上也有毛啊,怎么穿衣服啊?”

    云萝芙瞥了某人身下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身上那点毛,咳咳……”夏侯揉揉鼻子,老脸一红,心想好好一个剑宗仙子,跟了他以后,怎么乱讲荤段子。

    某人完全没意识到,自己就一浑人。

    “穿衣服呢,是遮羞,而非御寒,明羞耻是礼的第一步。”云萝芙拿着衣服要进屋子。

    夏侯一马当先,“我来我来,指不定怎么反抗呢,这种粗活,还是老爷我来,我就是那唱黑脸的。”

    它静静躲着,一股大力突然将它抓出了床底,还没等它反应过来,水幕当头淋下,它挣扎着,却什么都碰不到,随后又是一阵暖风袭来,待它睁开眼,有什么东西套在它的身上。

    夏侯石英搓了搓手,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行,精神,就是像街头杂耍卖艺的。”说完,他退到了门外。

    它低头看着身上的衣物有些发愣,下意识四下看看,在屋中的镜子里,看到了自己的模样。

    wú máo猴身上的东西,可我不是,为什么,不是要吃自己吗……

    “来,出来走两步。”

    夏侯石英扯嘴笑着。

    云萝芙的笑容更加温和近人,她微微招手,示意它出来。

    屋内有些阴暗,屋外阳光明媚,门框形状的光影就在它几步之外,光明下的两人看着它。

    他们,我……

    它抓着自己的衣领,怔怔望着屋外。

    光明下,多了一道影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此,二郎山的矮峰顶热闹了许多。

    企图逃跑的它被飞剑追得上蹿下跳。

    凶恶的黑脸汉子面前,它咬牙举着石头,扎着马步。

    沙地上第一个歪歪扭扭的字,它揣揣不安地看向手持书卷的云萝芙,随后香甜的糕点塞到它的手里,于是,之乎者也……

    它使出全身力气在做俯卧撑,因为小小的背上是个椅子,椅子上坐着夏侯石英,他淡淡道:“老子非要把你脊椎骨压直了,实在不行,打断了重续,整天佝偻着,不抬头挺胸怎么当男子汉!”

    忽然,天边传来鹰鸣,本能的恐惧使它抱团趴在地上,岂料背上一轻,等它睁开眼后,只见天敌的脑袋杵在它练字的沙坑里……

    “继续!”

    它在学用筷子,因为用手抓的话……它瞅了眼夏侯石英,但是筷子太难学了,其他人吃完了,它还在努力夹第一块肉,不知道过了多久,筷子好不容易塞进了嘴里,唔姆,真好吃……

    这是开心时。

    他拿着木制的兵刃,被夏侯石英一阵劈头盖脸地收拾……

    “呜哇哇,先生!”

    雪树头顶大包,仰面痛哭。

    云萝芙摸着他的脑袋,眼神不善地盯着夏侯石英,见他想溜,牵着雪树过去,就是一阵痛骂。

    晚上,夏侯石英黑着脸,给雪树推拿筋骨,弄得他咯咯直笑……

    这是难过,但也开心的时候。

    有人陪伴,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那天,雪树背着木桶爬上高高的峰顶,将水倒进池子里,他穿着凡人衣物,身姿挺拔健壮,若不见手背和脸上的猴毛,远远看着,就像个小伙子。

    师傅和先生换了身朴素的衣服,从屋子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云萝芙道:“雪树啊,我们去村子里给人看病,你好好看家,自己做饭吃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雪树其实想问,为什么不带他一起去。

    他这点心思,自然逃不出这对神仙夫妇的法眼,夏侯石英走过去,拉着他往池子边一蹲,说道:“普通人对你这样的妖怪,还是不太能接受,咱们是去给老人小孩看病,不是去吓唬他们,对吧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为什么怕我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怕天上的猛禽,地上的凶兽?”

    “那是它们要吃我,我又不吃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其他妖怪吃人啊。”

    雪树愣了一下,然后问道:“它们为什么吃人?”

    夏侯石英没有回答,而是拍拍他的肩膀,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小妖猴是性情温良的好孩子,这一点他看得出来,这些年,若显露过一丝暴虐的影子,也早早给他结果了,但没有……

    或许是得益于云娘的悉心教导吧。

    只是他从未接触外界,大多时候显得过于天真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是夏侯石英放心教导他的原因,有生之年,这张白纸能画成什么样呢,说来,世事奇妙,他纵横天下一生,归隐后,在这山水缭绕之地,却有这番机缘……

    雪树手里的木刀在夏侯肩头蹭了一下,他顿时高兴地倒立起身,这是一项常人难以理解的壮举。

    夏侯丢下手里的兵刃,默默点头,“算你臭小子有米粒大点能耐了。”

    那晚两人对面盘坐,夏侯缓缓道:“今晚教你一套吐纳呼吸的法门,好好学着……”

    雪树茫然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妖类修行和人族迥异,适合猴子修行的高深功法夏侯没有,估计普天下只有灵济宫能找到,极北荒原或许有猿猴一类的血脉传承,却可望而不可及。

    所以,夏侯只好传授了一套适用性广泛的吐纳法门,比较粗浅,也比雪树纯靠本能吸纳灵气来得好些。

    教完后,夏侯没来由说了一句,“你前阵子去看了几次猴群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雪树脸色黯然,一些猴子的寿命到了,它远远看了几眼,怕以后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“天命有尽时,看开点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和先生也会吗?”雪树问了个常人看来比较犯忌讳的事。

    夏侯微微一笑,“自然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先生最近为什么总在闭关,她以前不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,他沉默了会儿,说了句雪树没听懂的话。

    “她怕走得急了些,把我落下了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