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88读书网 > 武侠修真 > 仙路持刀行 > 第319章 真卷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319章 真卷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二人绕过前厅,刚进入内室,焦博就再次问道:“敢问师兄可是身负家父传承?”

    蒲英示意焦博坐下,点头道:“侥幸得到赤云师叔传下秘法,不知师弟如何才肯告知我《乱字诀》的pò jiě法门?”

    焦博心急的坐下,身子探向前方问道:“师兄得手的是哪一门传承?”

    看来赤云之前留下不止一门传承,蒲英挥手打出十绝火云道:“《火云真卷》”

    焦博听罢,像是被一桶冷水泼下,整个人都变得没有精神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焦博想些什么,但蒲英已经做足准备,因此半分不急,静静地等着焦博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焦博才低声道:“师兄应该看出我寿元将尽。”

    蒲英道:“师弟底蕴深厚,日后未必不能突破。”

    焦博摇头道:“眼下即便是一件灵器摆在眼前,对我也毫无用处。除非师兄找来我父亲另一道传承,否则我不会透露分毫《乱字诀》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一位擅长炼器的元婴真人传承,蒲英按捺下直接动手的想法问道:“另一道传承?”

    焦博点头道:“我父亲一共留下三道传承,其中包括两件灵器,与一种增进修为的法门。灵器一件被赤月所得,还有一件就是师兄日后进阶的十灵火云。

    增进修为的法门则是需要我焦家的特殊法身和血脉才可以修行,有它相助,我才有成丹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听到剩余一道传承对自己没有用处,蒲英直接动手。

    一条缠绕在蒲英手腕处的赤红纱巾,在他的法力催动下化作一团红雾,悄然遁入焦博体内。

    接着一套红影闪过,一只丈高红狐挤入房内,夏狐仍旧端坐在红狐后颈处。

    一只巨狐突然闯进来,可是焦博仍然端坐在原处,目视前方没有表现出丝毫异常。

    夏狐早已旁听多时,直接伸出胳膊朝焦博打入几道法印。

    焦博面色开始慢慢变化,时而不敢置信,时而惊喜若狂,口中喃喃说些:

    “这道传承师兄从何处得来?”

    “师兄真是我救命恩人,日后若有差遣无有不从。”

    “十绝火云炼成灵器会生出十道真灵,被父亲称为十灵火云,定然不会让师兄失望!”

    “好!我这便把《乱字诀》pò jiě之法告诉师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蒲英在一旁赶紧用心记下,同时分神沉入神魂中。

    随着蒲英的神魂触动环绕在周围的火带,那四张硕大的脸庞再次浮现,口中开始重复“得我妙法,了我因果”。

    蒲英毫无所动,按照焦博所说的顺序依次触动四张脸庞的左眼、右鼻、双耳……

    随着四张脸庞坍塌,一道磅礴的信息从红云中流出汇入神魂。

    蒲英闭目沉思片刻,看着神魂前仍旧留存的残余红云,挥手便把它打入体外。

    那道残存红云遇到十绝火云后,毫无阻碍的融入其中,蒲英试着操控一番却没有察觉到异常。

    身前焦博仍旧是一幅激动莫名的神态。

    蒲英朝夏狐点了点头,夏狐又打出几道法印后,红狐转身一跃便从房中消失。

    蒲英收敛起心中的欢喜,端坐在一旁等着焦博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过了不足一刻钟,焦博突然道:“师兄考虑了如此之久,还没下定决心吗?”

    蒲英开始心中一惊,很快便反应过来,皱着眉头道:“赤云真人的传承没有丝毫信息留下,我如何帮你?师弟若是需要灵石,尽管开口便是!”

    焦博似乎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,摇了摇头道:“对于一个将死之人,灵石再多又有什么用处。”

    蒲英已经有了送客之心,再没有回应他,沉入心神中观摩《火云真卷》。

    真卷中包含一道火云法术与十绝火云配合之法,还有如何孕养真灵。

    十道真灵,每一道真灵都需要与祭炼的火焰相融,孕养之法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蒲英看了一眼就察觉,这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办到的。

    而真卷中记载的火云法术,蒲英观察了片刻发觉甚至不及《妖凤妙法》中的天倾火海。

    于是把大半心神都放在火云法术与十绝火云的配合之法上。

    蒲英才揣摩了片刻,焦博就有些按捺不住,沉着脸道:“师兄若是不急,恐怕不出几年,那门炼制灵器之法就要随着我,一同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蒲英没有看他,端起茶杯道:“师弟若是有心,不妨走前把《乱字诀》给我留下。”

    焦博听罢心中气急,却不敢发作,只当蒲英在以退为进。

    “剩余那道传承我倒是有过耳闻,很可能已经落在了我那位妹妹手中。”焦博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焦珍?”

    “师兄果然调查过我等,若是师兄打着找她讨要法门的念头,必定空手而归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焦珍已经成就金丹,我们未必不能长久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焦珍自幼灵石无忧,我父亲死后更是几次三番投靠别人。并非是我小看师兄,以师兄的地位还入不了她的眼。”

    蒲英对于焦家的这些事情不想多做掺和,直接道:“师弟若是不想告知,自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焦博愤而起身,走出两步见蒲英没有阻拦,又回过头道:“我可以把焦珍引出山门,到时师兄也不愿出手吗?”

    蒲英本想拒绝,可是想到焦珍已经金丹修为,又点头道:“若是没有其余修士插手,我自然会助师弟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焦博缓缓点点头,挥手扔出一只传音法器道:“时机到了,我会通知师兄!”

    蒲英送他出去时,何良已经在外面等候。在红衫女修的看护下,山中禁地颇多,他索性回来厅堂等候。

    蒲英看到何良面色平淡,又瞥了一眼身旁女修,心中也有些歉意。

    三叉峰距离山门起码有两日路程,何良特意前来护送,多少抱着亲近一番的态度。

    蒲英当即上前道:“师兄久等了,山中蛮兽已经培育多时,今夜我们便痛饮一番!”

    何良脸色一松,就要应下。

    一旁焦博却摇头打断道:“山门中尚有要事,恕我无妨奉陪两位师兄饮酒作乐。”

    与蒲英对视一眼,何良叹了口气道:“焦师弟急归山门,那我们下次再约便是。”

    焦博不过筑基修为,他一人返回山门多半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蒲英朝一旁红衫女修道:“去取来十头山头妖兽与各种灵果,供师兄路上享用。”

    之后又是一番推脱谦让,蒲英与何良二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别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