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88读书网 > 历史穿越 > 重生世子爷 > 第1190章 求我呀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190章 求我呀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孟可心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,那是哭笑不得啊,还是第一次见识百官不仅主动提出白干活,还要往外掏钱。

    这一个个真是太贴心了。

    不过要说丹药不对外出售,这个孟可心做不了主,而且百官的薪水还是要发的,吴国还没穷到那个地步。

    提到这点孟可心就是一阵得意,别人当君主都是穷的吃土,他儿子当君主,那是富的流油。

    国库没银子,但是儿子有银子啊,那小金库里的银子多着呢。

    不管是粮草还是军备,哪儿需要往哪搬,花起银子来毫不手软。

    相比自己执政时扣扣索索的日子,孟可心更喜欢现在的日子,西北天灾,震,没银子,老娘出!

    那种感觉,那种挥手间气吞山河的土豪样,啧啧,孟可心想想都能乐出声。

    “众卿,本宫知道你们是为吴国好,但是薪水还是要领,吴国还没穷到发不出薪水的地步,至于丹药是否对外出售,这个需要君主来决定。

    你们也知道丹药的强大,更应该知道天材地宝的难得,有时候君主为了寻找天材地宝提升众卿的实力,那是费尽心思急白头啊。”

    孟可心顺势替李东阳叫苦,自家儿子自尊心太强,从来不告诉百官天材地宝得之不易,怎么让他们感激呢。

    “臣等感激君主大恩。”百官跪下谢恩,这是发自内心的跪,昨天的拍卖会让他们明白自己有多穷。

    真要凭自家的本事购买丹药,他们连丹药的毛都摸不到,他们连竞价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些东大陆的修士一出口,直接把他们拍死了,手里拿的那点宝贝真是宝贝吗?估计那些修士都不屑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君主做这些只希望吴国能强大起来,不被外人欺负,希望吴国百姓都富裕起来,不再有饿死之人,众卿若有心,咱们君臣齐心协力共兴大吴。”

    孟可心果然是个玩政治的,三句话不离收买人心,如果李东阳在这儿,肯定不会这么说,听着太肉麻加矫情。

    百官一听赶紧表忠心,发誓要与吴国共进步,一定会用心治理吴国,协助君主开疆拓土。

    这君臣的表演真的很精彩,就跟那说相声捧逗角色似的,你来我往你吹我捧,精彩极了。

    相比他们臣君之间的表演,李东阳的生活就苦闷多了。

    他得认真翻看每一本书,寻找可能pò jiě禁制的办法,就算不能pò jiě,也要压制吧,只有如此才能听到更多真实的声音。

    看了半天,有用的没找到,倒是找到了几本灵兽修炼的秘密,上面写着白虎啸,青龙斩,朱雀怒,玄武泅。

    李东阳从头到尾看一遍,没看懂,不知道这玩意怎么用,然后随手丢到一边,待到虎哥来时问问他。

    花了三天时间,把书房里的书翻了一遍,并没有找到相关的秘籍,这让李东阳很无奈,也有点小失望,原来山河鼎也不是万能啊。

    没有找到办法的李东阳又开始审讯了,这次提来的是海银,这位合体境大能表现的比怜生强一点。

    或许是这三天时间给足了他调整心态的时间,在看到李东阳的瞬间,立刻对着李东阳对手,想第一时间控制李东阳。

    只是想法很好,在山河鼎内想伤害李东阳,那太难了,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李东阳轻轻一挥,海银被拍飞,撞在柱上,撞的五脏六腑移动,一口老血喷出,胸前血红一片。

    “海银,东大陆八大势力之一飘渺宫的太上长老,自小被飘渺宫收养,有名无姓,是个野种。”

    李东阳淡淡讲出海银的来历,这些都是怜生交待的,不得不承认这些人之间的关系真的很矛盾,相互真的不似表面那般友好。

    “你,你才是野种,你全家是野种。”海银一听就气坏了,气的爆跳如雷,爬起来又攻向李东阳。

    “哟,这就跳脚了,本来还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现在看来不用了。”李东阳耸耸肩,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“好消息?”海银进攻的步伐停下来,有些狐疑的打量李东阳,不明白李东阳能带来什么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很不想当野种,其实你的身份也不难寻找,甚至他们已经与你绑在了同一战车上。”

    李东阳挑眉,话讲一半不讲了,把海银的心勾的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自己最在意最执着的事,海银最在意与执着的就是他的身份,他很想问问自己的家人,为何抛弃他?

    想到被人骂了多年的野种,海银的心都在滴血,他也是娘生的,为什么距离那么大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海银半眯着眸子冷冷喝道。

    “求我呀,你求我呀,你求我才说。”李东阳犯起了贱病,贱贱的小表情真的让人很想抽他。

    海银磨牙,他恨恨的握起拳头,像个子弹头似的冲向李东阳,他要用拳头告诉李东阳求人的姿态。

    事实又一次打脸,求人的姿态好像真的离不开求字,海银又一次被打飞,又一次吐出老血,内伤更严重了。

    “求不求,不求你就要错过这个美妙的机会,这辈子都要错过哦。”李东阳一脸贱笑的凑上前寻问。

    海银磨牙,真想打花那张脸,可惜实力不如人啊,人在屋檐下只能低下头,为了那万分之一的机会,海银居然真的求了。

    为了显示自己的真诚,海银双膝跪地脑袋顶着地面,大声哀求,他只想知道自己是不是野种,为什么丢了他。

    “唉,果然是个可怜的娃!”李东阳一阵摇头,有点同情海银,这家伙一把年纪了,居然还没对自己的身世放下。

    既然对方求了,李东阳就把自己知道的讲了,然后海银愣在那在儿,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内容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对方在他的血脉中下了禁制,居然能影响到他的家人,而且对方一死,他的家人也会跟着死光光,这,这,这是真的吗?

    海银虽然恨自己的家人抛弃他,但是他从来没想到让他们死光光啊。

    “你在撒谎,你在撒谎对不对?”

    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